你的位置:正版挂牌 > 正版挂牌 > 正文

李太生:打开渴望之门

更新时间:2019-02-21

  国际上对艾滋病的治疗,重要采取“鸡尾酒疗法”,即把蛋白酶克制剂与多种抗病毒药物结合应用,以减少单一用药产生的抗药性。由于该疗法是由3种或3种以上药物联合使用,很像鸡尾酒的调配,因而得名。但当时的中国,艾滋病治疗处于“一穷二白”的田地,进口药只有两三种且价格非常昂贵,就连2001年研发出的国产仿制药也仅有三种配伍方案能够进行治疗。而且,这些药都没有在中国人群中做过临床实验,只能先套用欧美推荐的剂量。

  因为在提出艾滋病患者免疫功能重建的实际中作出重要贡献,1999年,李太生被法国政府授予“精良本国医师奖——维多利亚雨果奖”,这是该奖项首次颁给中国人。

  此外,李太生还从古老的中华文明智慧中汲取灵感。他带领团队,利用中药材雷公藤等进行研究且受益匪浅。据理解,雷公藤进行对慢性异样免疫激活的干涉研究发现,应用雷公藤多苷的免疫无应答患者CD4T细胞计数显著升高,CD4T细胞、CD8T激活水平下降。就在2018年全球逆转录病毒治疗和机遇性感染大会上,正式公布了雷公藤多苷晋升免疫重建和降低免疫激活作用水平,此举标志着我国本土的创新研究已成功走向国际学术舞台。

  此外,为解决艾滋病患者采用2号、3号方案治疗后,均有一定比例患者呈现重大的骨髓抑制、脂肪异常散布等情况,李太生又想出了新对策。他发现,在使用2号方案治疗的患者未出现副作用时,提前更换3号方案,就可以躲过骨髓抑制的高峰时段。之后,他将这一治疗教训向全国推广。考核数据显示,在此后的3年间,接受这一新的方案治疗的4万名艾滋病患者,骨髓抑制发生率降低了5倍,脂肪异样分布也几乎见不到了。

  冲刺

  艾滋病是寰球医学困难。北京协和医院感染科主任、艾滋病诊疗中央主任李太生带领中国艾滋病临床研究团队,在抗“艾”一线奋战30余年,从跟跑、并跑到领跑,仅用10年时间,就使我国艾滋病治疗水平比肩国际。现在,艾滋病治疗“中国方案”不仅大大下降了中国患者的病死率,还成为国际范围内性价比最高的计划。前不久,李太生荣获中国医药卫生领域的高级别个人奖项——2018年度吴阶平医药翻新奖,由他牵头制定的进一步优化艾滋病抗病毒治疗“中国方案”,也被写入《中国艾滋病诊疗指南(2018版)》。

  在最初的三四个月里,得出的论断与其余研究中心并不差异,但他们没有放弃,持续观察。一天,李太生发现,诚然这些患者的试验室数据依然不好,但从临床观察,身体状态却有所好转。

  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,李太生对艾滋病的看法发生了推翻性变革。1995年,他拿到了法国特有的艾滋病专科医生学位。为更好地研究艾滋病,同时得到严格的实验室训练和打好扎实的科研功底,他申请在这家病院的免疫研究所继续攻读博士,师从世界著名艾滋病专家奥特朗。

  1993年10月,李太生公派到法国巴黎第六大学附属居里医学院深造。出发前,导师与李太生商定,要将抗生素及院内感染操纵作为学习方向。成果到了才知道,那里是欧洲最大的综合医院,也是欧洲艾滋病研究中心之一,因此只能学习艾滋病及开展相关研究。因为当时中国的艾滋病患者特别少,李太恐怕学成后回国不用武之地,于是心中暗想,学完这两年就立即回国。

  研究连续9个月后,李太生发明,部分服用了半年药物的艾滋病患者,都感到本人的病情有所好转,实验室数据也开始好转。这使他意识到,患者正在服用的一组药物可能产生了作用,只有取舍恰当的药物搭配,就可能对艾滋病患者的免疫体系产生作用。

    (作者:田雅婷)

  2006年,李太生团队用科学数据,证明了国产仿制药与进口药的保险性和有效性完全一致。结果一出,不仅消除了国际上的质疑,还为国度节省了大笔开销。不仅如斯,国际研究机构和世界卫生组织认为,3个配伍方案并没有好坏之分,但李太生团队通过研究证明,2号方案和3号方案在中国艾滋病患者中,病毒抑制水平明显优于1号方案,应作为中国的首选治疗方案。

  “寄活力于传统中医药开发上的冲破,是因为感想到了祖国医学的博大精深。”李太生说,青蒿素治疗疟疾,砒霜治疗白血病等,都与古老的中华文理智慧密不可分,中药联合抗病毒治疗有望成为攻克艾滋病的新策略。

  攻破

  通过在法国五年多的学习,李太天成长为矛头毕露的青年艾滋病专家。而那时,寰球艾滋病的沾染人数迅猛增添。为此,1999年年初,李太生谢绝了法国导师的挽留,决然毅然决定回国。“能以己之力解危济困,为国分忧,正是自身价值的最好体现。”他信念用自己的所学,为中国艾滋病防治事业作出奉献。

  李太生感叹,我国的抗“艾”进程就像一场马拉松,前1/3掉队很多,旁边1/3基本赶上,当初处于最后的冲刺阶段,他欲望能在这个阶段持续发力,超越国际水平。

  为搞清楚中国仿制药究竟成果如何,药物剂量是否合适,三种配伍方案哪个更好等问题,受科技部委托,李太生领衔开展国家“十五”科技攻关课题之一的“中国艾滋病患者的抗病毒治疗研究”名目,在河南、北京、云南、广东等全国13家单位中组建海内首个研究团队,开展了中国第一个前瞻性、多核心的艾滋病临床实验,从362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中,筛选出处在不同疾病进展阶段的198个病例,随机编入中国仿制药的三个配伍组,严厉质量监督和控制,进行了为期1年的治疗和随访。

  由于病死率的降落,很多艾滋病患者陆续步入老年,一些老年病也随之而来,在治疗10年以上的患者中,因主要脏器并发症导致非艾滋死亡的人数也显明回升。为此,李太生团队与胸外科配合,发展艾滋病患者肺癌切除术;与眼科配合开展眼科手术;与骨科合作,开展关节置换术……旨在解决艾滋病患者生存过程中的其余治疗问题,从而提高他们的生涯品质。这一艾滋病综合诊疗的“协跟模式”,不仅解决了临床面临的一系列治疗艰苦,还使患者随访率高达99%,无不明起因失访者;服药依从性提升至99.2%,明显高于国际空想服药允从性水平;患者的机会感染率也由治疗前的34.7%降至1.8%,年病逝世率低于0.3%,达世界当先程度。

  那时候,所有的实验室研讨数据均证实,艾滋病患者的免疫系统无奈修复,而这一实践也已得到业内普遍公认。如此一来,就象征着所有治疗都只能是治标不治本。但奥特朗并不甘心,她让李太生留取正在治疗的患者血样进行试验。

  资料图片

  英勇的揣摩必须要得到证明,他们随即对20名艾滋病患者进行了蛋白酶抑制剂新型治疗打算,之后又采用3种药物进行联合用药。1996年年底,基本实验结果出来了,证实了艾滋病患者免疫功效损害后可能重建。这一发现,为艾滋病治疗翻开了盼望之门,存在划时代的里程碑意思。

  1984年,李太生以优秀成绩从中山医科大学毕业。此前,他曾被学校推举到北京协和医院实习,因为表现优良,毕业后顺利进入北京协和医院,成为一名内科医生。1987年,李太生打算考研,本想读心内科,结果服从调配,师从我国有名感染学教养,也是中国首例艾滋病的发现者王爱霞。对他而言,这是一个被动的决定,但好像冥冥之中又是命中注定。

  这一发现令人振奋。

  李太生回忆,首批接收中国仿造药免费医治的艾滋病患者,有四成在服药一段时间后,浮现了恶心、肝功侵害等副作用,一时光谣言四起,人心惶惶。

  李太生第一次接触艾滋病患者是在1993年11月。不承想,法国医生与艾滋病患者接触的方式,彻底颠覆了他的认知。因为艾滋病只能通过血液、性接触和母婴传播,个别接触不会沾染,所以,法国医生与艾滋病患者接触连手套都不戴,甚至接触之后连手也不洗,完整不像国内医生那样,不单要洗手,还要使劲搓、使劲泡。

  【求索】  

 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,李太生率领团队一刻也不敢停歇。依附北京协和医院富强的多学科平台,他发展了高效有序的协作诊疗跟转化医学研究,实现了艾滋病患者从入口、就诊、会诊、随诊到危险评估及综合干预等全流程、示踪化、个案化的综合管理与诊治研究新模式。在这里接受治疗的艾滋病患者,有98%都能完全回归社会,畸形工作生活甚至结婚生子。

  李太生带领研究团队,使中国艾滋病病去世率从2003年的22.6%降至2015年的3.1%,12年间直降86%。李太生表示,当初的艾滋病就如同糖尿病、高血压一样,已经成为可防可治的慢性病,只有好好治疗,患者活个多少十年都没问题。然而,他仍不满足,“不仅要让艾滋病患者活下去,更要让他们有品德地活下去”。

  李太生:打开渴望之门